白纸黑字间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企业资质 >
白纸黑字间
* 来源 :http://www.fzthj.com.cn * 发表时间 : 2019-09-12 21:44

在成长的路上,留一点记忆给自己,让我在道路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,把成长的长径点缀的花香弥漫,让穿花拂叶的我们,踏着荆棘,不觉痛苦;有泪可挥,不觉悲凉。

【点评】作者非常聪明,善于运用生活中的素材。选取三个人生片段幼时小学现在,紧扣记忆的景致,回忆往事,抒写情感。最后两段文字跳脱了一般同学简单的总结,能转入对记忆是否会遗失的思考,巧妙化用冰心的文字,不但扣题,而且升华了文意。

夜风徐来,灯火黄昏。何处鸣虫急切地嘈嘈杂杂起来。步出屋外,摒却那些厚重的习题,与自然亲近,多一份惬意,少一份烦闷。夜的交响曲次第响起,夜来香绽放,幽芳盈怀,涤去胸中污浊之气。遣一种闲适与流水对话,携一份恬淡与浮云交融,拥一怀真情与自然同觅神性。是啊,只一俯首,一轻触,便感到清新氛围包拢全身,带来一点惬意,几许动力。自然草木间,放下纷杂的事俗,留一点惬意给自己。

母亲有一辆永久牌自行车,极旧,上面斑斑驳驳的,是岁月在上面送给它的礼物。我总是劝母亲扔掉这辆自行车,母亲在这时就变得很固执,拉着自行车头。于是我背离母亲,皱着眉头与母亲冷战,母亲的自行车,总是被母亲小心地擦拭着,总是看着这辆车浅浅地微笑。母亲突然转过头说:囡囡,我们去骑自行车好吗?我看了看母亲温暖的笑颜,极不情愿地坐在我与母亲多次吵架的自行车上。

窗外银星点点,又是谁家学子与我一起拼搏。长时间注目引起眼帘沉重,走向,泡一杯香茗提神。碧绿的小叶在沸水中翻腾,载沉载浮,恍若轻舞飞扬。茶水色泽渐浓,细细一嗅,清香四溢,提神醒脑。氤氲的热气在半空纠结成一张张微笑且鼓励的笑靥,承载了几多期盼。茶终究要融入水中,就如同我终将面对中考。无力改变却以自己特有的方式,留住一点玲珑的惬意,放缓身心,准备投入更紧张的战斗。我精神忽然充沛起来,茶香氤氲间,谁人清醒,却留下一点惬意,不绝如缕。

单车的车轮疾速碾过清晨的朝露,磨得锃亮的车把映着皎洁的月华。初三,朝五晚九的生活,两点一线的周期,浩瀚无垠的题海压得我们像一只只木偶人。无论多忙碌,生活都是美好的,请记得留一点惬意给自己。

一张张的试卷,一排排的蝌蚪文,题海无涯而书山有路。放下手中笔,拉下黛色长帘,点一盏藤草灯,执一册书卷,于昏黄光影下细品。可以是屈原的《楚辞》,也可以是雨果的《巴黎圣母院》,抑或余秋雨的《人生苦旅》。文以载道,白纸黑字间,便是与古今中外文人雅士进行心与灵的交流,获得真善美的启迪。薄薄书页,助我抛开浮躁与琐屑,投入文字之中,心灵深化与惬意之感同在。清灯孤影,无酒自醉。竹牍墨香间,留一点惬意给自己,升华自己的思想与灵魂。

那是母亲与外婆的十年。我终于明白母亲想要这辆车的原因了。我心中最深处的地方被触碰,我知道那是爱。那时的母亲也是这样,穿着白衬衫与解放鞋,露出被太阳晒得健康的小麦色皮肤,看着外婆黝黑的长发别着普通的珠花飘起,夹杂着田里的小麦香气,那时啊,母亲也会像我一样,看着地上车印的连绵,温暖如昨天。

当我看到这些记忆的景致,不免忧心:这盛开的记忆之花会随着时光流转凋谢吗?那关于我们班级的美好瞬间,如段赛,班会,校运会,春游,踏青都会遗失在记忆的角落里?不!不会!因为那记忆是我身体的一部分,那情已融入我的血液,深入我的骨髓。当我打开记忆之窗,必然觅到几许笑颜浸染点缀我的人生。

这不仅是我的记忆,也是老屋的记忆。我开始怀念,怀念那些镌刻在老屋墙上的我的纯真年代。穿梭于灯红酒绿之间的人们,奔波于繁华城市之间的人们,你们是否还记得那些在白墙黑瓦的老屋中度过的温馨时光?是否还是怀念自己无忧无虑,快乐满足的年代?我们都在飞快地行走,急切地想要给城市穿上华美的长袍,却忘了回头看看,看看过去,看看那些承载旧时时光的老屋。它们在用仅剩的气力告诉我们:别忘了,留一点怀旧之心给自己。

那是我们一家人的十年。母亲笑着说:你和你的孩子以后一定也会骑这辆车,穿过我们一次又一次经过的这条路呢。我闭着眼睛,听车轮转动的声音,张开眼睛,看回环交错的车印,拼出爱的开关,那是温暖的未来。

有句话说:意识形态花了足足十九年来修筑柏林墙,而推倒它,只用了几分钟。我已记不清人们花了多久的时间将老城区和新城区隔开,只见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,而老城区也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点地缩小。现在,只剩下老屋与它旁边的几个同伴还巍巍地屹立在那里,随时等待被人们从这个繁华的城市中抹去。

楼梯拐角处,我看到了儿时画在墙上的一朵小红花,断断续续的线条尽显画者的稚嫩,它红得可爱,红得浅显温馨,而儿时那段难忘的记忆,也如潮水般汹涌而至。一起玩耍的邻居小伙伴,天真无邪又胆大包天;那只黏人的小白狗,总爱摇着尾巴跟在我身后;还有最难忘的,是和邻居老奶奶一起包粽子的情景。(老屋的阳台和邻居家是打通的,现在已经很少看到这样的结构了。)每到端午,家家户户都会拿着一大袋糯米、大叠大叠的箬叶和好几斤肉来到阳台上,坐在小板凳上一起包粽子。大人们边快速地倒米、折叶、缠线,一边聊着家常。我们几个屁大点的小子,也都忍不住撒着娇要大人们教我们。被我们弄得没辙,他们只好把一片箬叶和一小把糯米塞到我们的手上,把我们打发走。

那是我与母亲的十年,穿过大路与小巷。我与母亲拐到了母亲与外婆从前的家。麦的点点香味弥漫开来,那是乡土的味道,看着脚下的车印在泥土上缓缓轧出,画出完美的弧线,温暖映在了眼瞳。张开双手,微风迎面拂来,淡淡的突然,母亲的车把一歪,我一把拉住母亲的衣角,母亲双脚踮地,稳住了自行车,只为不弄伤坐在后座的我。母亲着急地转过头看我,关切地问:没事吧,啊?有没有我微笑地看着母亲,母亲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:喏,小时候我和你外婆,也是这条路,也是这辆车温暖从心头弥漫开来。

下一篇:没有了